? 神木煤化工產業幸運飛艇
【廉政小故事】 人走官途,畏“羊”三分
作者:白雪蓉 | 瀏覽次數:

 

老任50多歲,終于熬成了單位“一把手”。別看只是正科級,放在小縣城里權力大著呢!任命書下發那天,他80多歲的老娘激動地掉下了眼淚,囑咐兒子要好好干。
      自從老任升了官,生活條件直線上升,住進單元房,走哪都是車接車送,伙食水平也蹭蹭上漲。看到兒子這么有出息,任母高興得合不攏嘴,逢人就夸老任有本事又孝順。

令人奇怪的是,沒多久,老太太就鬧脾氣不吃飯了,換上壓箱底的粗布衣裳,拄著拐杖,提著爛布兜上街撿起了破爛。老任怎么勸都不管用。鄰里鄰居見此急忙幫著勸老太太趕緊回去,不要給兒子臉上“抹黑”。
      任母直接懟了回去:“我就是靠撿破爛把他供出去的。”
      眾人后來才得知,這都是吃羊肉吃出的禍。
      原來,這幾年北方羊肉價格之所以飛漲,是因為官場上講究個“送禮送全羊”。老任自當了一把手,求他辦事的人越來越多,隔三差五的就有人給他送羊,到了逢年過節時,送羊的太多,冰箱哪擱得下,老任只好存在冷庫上班的朋友那。

知道老母喜歡吃羊肉,有一天,老任特意推掉所有應酬,回家親自下廚給老太太燉了一鍋羊肉。
      “媽,咱今天燉羊肉,明天再烤羊肉。”
      “兒子,怎么燉了這么一大鍋,現在羊肉都漲到40元一斤了,聽說還得漲,你這么個吃法還過不過日子了。”老太太心疼錢,想著兒子工資雖不少,但也經不起這么花。
      “媽,您老只管吃,咱家吃這肉不花錢,而且多的吃不完。”老任得意地說。

“哪有吃肉不花錢的,你以為你老娘老糊涂了?”

“媽,這羊是人家送的。冷庫里凍著十幾只呢,你就放心吃吧!”

“什么,送的?”老太太一下愣了,看了看兒子又看了看那鍋香噴噴的羊肉,默默回屋去了,任憑老任怎么叫,他媽媽就是不出來。

        老太太整晚都在盤算,這一只羊少說也得一千多塊,那十幾只羊得多少錢啊,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兒子一直以來兢兢業業,連根針都沒收過人家,現在老了老了可不能毀在這“羊”身上。別看她大字不識幾個,心里可精明著呢!都說“貪字頭上一把刀”,新聞上那些落馬官員還不是毀于一個“貪”字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一大早,老太太沒去體育館鍛煉,而是換了衣裳,提了布兜撿破爛去了,然后把那些破爛整齊地堆在陽臺上。

       晚上老任去母親的房間,低聲下氣地詢問老母親:“媽,兒子做錯什么了,您只管打罵教訓,兒子一定改;別再撿破爛,折騰您自個兒身子了,兒子心疼。”老任是個大孝子,他不怕老娘給自己丟人,而是怕80多歲的老身板受不住勞累。

       “兒啊,咱們家幾輩人都是農民,窮的都揭不開鍋了,哪還敢想去城里混生活。可你老娘就是不信那個窮命,你爸走的早,我一個睜眼瞎的單身婦女,砸鍋賣鐵也要拉扯你上城里讀書。這么多年,我吃的苦還少嗎?可我窮得有骨氣,從沒白拿過人家一針一線。你看看你現在……今天吃羊、明天喝湯,遲早就會粘你一身膻。”老太太摸了一把眼淚繼續說:“俗話說,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。兒啊,老娘我就說到這,你自己好好想去吧……”

       伺候老娘睡下以后,老任關了燈出門的時候,老太太又說了一句“以后別給老娘做羊肉了,我怕膻。”

       “哎!媽,您累了早點睡。” 老任哽咽著答應。

       整個晚上,老任一個人抽著煙坐在老娘放在陽臺的小凳子上,在黑暗的夜光下默默看著那擺放整齊的破爛陷入了回憶。

       老任是個農村娃,七八十年代的苦日子他記得清清楚楚。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老娘一個人把他拉扯大。盡管窮,但老娘怎么也要供他念書,終于把他培養成了村里的第一個大學生。

       想起老娘曾吃的苦,老任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。那時老娘沒錢租房子,每天晚上就睡在學校后面的柴窯里,怕他同學知道小看自己,每天沒亮就出去撿破爛。后來他寫了一篇作文,題目叫《我的老娘》,校長知道后深受感動,給他們母子單獨安排了一間宿舍。后來,老任無論上大學、還是參加工作,始終把撿破爛的老娘帶在身邊。

      老娘是個有骨氣的人,如今80多歲了,腰桿子挺的比誰都直。想到老娘說羊肉太膻,他就倍感羞愧,覺得自己一身的羊膻味。他常講當官要經得住各種誘惑,守得住清苦,可事實上他當官后就把從前說的做的忘了個精光。

       那晚以后,老任變了。通常若非工作必要,他都選擇公交代步,家里的飯桌上也再沒看到過羊肉。雖然求他辦事的人依舊還是那么多,但他只辦合規合法的事,從不謀私。

       “人走官途,畏‘羊’三分。”從此成了老任教育年輕一代的口頭禪,這也是老娘給他和天下的官員們送上的最寶貴財富,告誡廣大干部吃羊肉事小,可怕的是惹上一身膻,敗了官風,埋下惡果。(白雪蓉)

?
魔域私服 魔域私服 魔域私服 魔域私服 幸运飞艇 热血江湖私服 幸运飞艇官网 热血江湖私服 热血江湖私服 魔域私服